您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动态 >

行业动态
江西女子捡到一个汉代印章,日本人却欣喜若狂

类别: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2021-12-12 16:55   浏览:

在江西省邗江县有一个甘泉村,这个村子为什么叫甘泉村?是因为在这个村子附近有一座山,从山上流下来的泉水十分甘甜,这里的人就将村子命名为甘泉村,这座山也因此得名甘泉山。
 
 
在甘泉山的旁边还有数十座形态不一的山丘星罗棋布、布局也十分规整,在山的北边还有两座相邻的小山,这里的人把这两座小山取名叫“双山”。
 
广陵王刘荆
 
你可能会问,这里又不是盆地地形,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山和丘陵呢!其实这些土堆并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古代王侯将相的墓冢。一次当地的农民想要在山上开窑,结果不慎挖到文物。
 
这个秘密也就传开了,但是更加令人没想到的是这里的古墓早就被盗墓者光顾过了。
 
1975年-1980年我国的考古专家,对甘泉山附近的两座古墓进行了保护性质的挖掘,两个开采计划分别被命名为“甘泉一号”和“甘泉二号”。
 
 
等到专家走进墓中的时候,发现古墓已经被盗墓者毁坏得近乎一片狼藉,造成了很多文物的残缺和遗失。但是盗墓者毕竟留恋金银,专家仍旧在墓中发现了很多有价值的文物。
 
例如错银铜牛灯整个灯高46厘米,底座是一头健硕的牛,牛身上驮着一盏灯,是2000多年前汉朝的环保灯具。
 
除此以外还有金虎纽玛瑙印(这是一件独属于皇帝的艺术品,在汉朝的礼制中天子玺以玉螭虎纽、皇后之玺金螭虎纽)、4金圈嵌水晶石放大镜等诸多文艺价值极高的艺术品。
 
 
在墓室之中,专家还发现了一件意义极高的文物,那是一件古代骑马用的蹬,在底部刻着“山阳邸铜雁足长镫建武廿八年造比十二”。建武是东汉光武帝刘秀的年号。
 
再加之出土的古物无论从工艺或是样式来判断都是汉朝的遗物,但是从这两个墓的规格和形态上来看这又绝非是皇帝的墓冢。
 
除了年号,字印的“山阳”二字,也不由得让人们联想到,刘秀的第九个儿子封号“山阳王”的刘荆。那如果是刘荆的墓,墓冢又为什么会有独属于皇帝规制的印章呢?
 
 
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呢?就在专家们众说纷纭的时候,揭晓谜底的答案到来了。
 
女子不慎捡到国宝,千年谜底逐渐浮出水面
 
1981年2月24日,正在公路上清理碎石残雪的陶秀华,突然看见一个橙黄色的金属疙瘩,毫不犹豫下意识地将其捡了起来,走到水沟旁将上面的泥土洗净。陶秀华对眼前这个稀罕玩意儿看了又看。
 
这好像是个印章,上面趴着一只龟,下面刻着字。但是陶秀华文化水平不高看不懂上面的字,之后她就去问了和自己在同一个公社的工友。只是问了一圈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回到家中,陶秀华赶紧将这个印章拿给自己的丈夫,陶秀华的丈夫一看不得了,要赶紧上缴国家。原来陶秀华的丈夫曾经参加过古墓的开采工作,想这可能是古墓里的东西被拉了下来。
 
陶秀华虽然有些依依不舍,但最终选择尊重丈夫的决定。还没等夫妻二人将宝贝上缴国家,陶秀华捡到宝的消息就在十里八乡传开了。乡民们纷纷跑来看热闹。


另一边南京博物馆的专家们更加喜出望外,因为金印上刻的字就是“广陵王玺”。
 
因为在汉朝有将龟形印章赐给高官厚侯的习惯,再者从龟的形态和工艺上判断确实是东汉的艺术品。这等印章是亲印,一般是由本人亲自携带。
 
如此一来墓主人的身份也就浮出水面、板上钉钉了。
 
那原本为“山阳王”的刘荆为什么会变成“广陵王”?这个印章背后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一个印章打开了历史谜题
 
 
报纸上,对于陶秀华捡到“国宝”拾金不昧的美好品质给予了高度赞扬,在我国临海的另一方则因为这则报道,掀开了一层沉重的历史谜题。
 
原来早在1784年2月23日,日本一名叫做甚卫兵的年轻人同样是在路边捡到了一枚上面雕刻着蛇形的金印。当时的甚卫兵同样出于拾金不昧的美好品质,将这枚印章上交给了政府。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难道这真的只是巧合吗?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后来这枚蛇形印章辗转到了一名叫做黑田的藩主手中,黑田深知手上的东西价值连城随即赏了甚卫兵五枚银元。
 
 
对于一个古物来说,背后的历史远比自身的价值要珍贵许多,为此黑田还特地向身边的大儒士龟井南溟请教。龟井南溟认出了刻在印章底部的字是“汉委奴国王”,就代表了这个印章是汉朝的皇帝赐给倭国的印章。
 
这一发现,可谓是颠覆了日本的历史,龟井南溟为了佐证印章的真实性翻遍汉朝的史料,终于在宣城太守范晔的《后汉书》中找到了来源:
 
“建武中元二年,倭奴国奉贡朝贺,使人自称大夫,倭国之极南界。光武赐以印绶”
 
 
这句话中讲述的历史是:“建武中元二年,倭国使者来到汉朝朝贡参加朝贺,使者自称自己是大夫,倭国位于汉朝的最南方,因此光武帝赐予印绶”。
 
对于金印的来历可以说是人证物证俱在,学术界也为此掀开了一场腥风血雨。
 
其中分为两派,一派支持龟井南溟。一派认为金印是个仿品,原因是印章刻文没有“印”字或“章”字;汉朝赐大臣印章往往都是龟形的从未有过蛇形的。
 
数年来,两派争论不休。随着时间的推移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1981年4月,日本《中日新闻》社社长加藤巳一郎将“广陵王玺”的消息和照片带回日本,瞬间在日本史学界掀起一阵狂潮。
 
人们惊奇地发现“广陵王玺”和在日本发现的“汉委奴国王”惊人的相似,无论是印章的大小、花纹甚至于刻字的手法都近乎一模一样,如此的相似完全像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
 
汉为倭奴王
 
根据《后汉书》记载:山阳王刘荆是在永平元年(58年)被汉明帝改封为广陵思王,而“汉委倭国王”是在建武中元二年也就是57年被授予印章。前后只相差一年,完全有可能出自同一人之手。
 
 
直到现在也只剩一个疑问没有被解开,那就是为什么“汉委倭国王”的是蛇而不是汉朝一贯爱用的龟?
 
这个疑惑,也终于在考古团队在云南发现滇王印章时得到了解答,滇王印章上同样是蛇形雕像。根据专家考古发现在汉朝赐予周边附属国金印时,会以该国特产作为参考。
 
例如:南方的王是蛇钮、北方的王是羊钮、西北的王是骆驼;汉室的诸侯王则统一使用龟钮。再加之《后汉书》中有记:“倭国于我朝极南”,因此是蛇钮。
 
一切的真相终于因为一个“广陵王印”守得云开见月明,谁也不曾想到江西女孩陶秀华的一个善举会帮助倭国拨开历史背后的层层迷雾。
 
在东汉时期日本东渡大洋来到我国,向天朝大国俯首称臣,希望能够得到大国的庇佑,“倭国”这个名字也源自于东汉。
 
最后为什么汉武光帝刘秀的第九个儿子刘荆会从好好的“山阳王”变成“广陵王”?
 
根据后汉书可考:“山阳王野心勃勃,在刘秀驾崩之后将皇位传给了刘秀的哥哥刘庄,刘荆心生不满,屡次密谋造反。先是匿名鼓动舅舅造反被告发,后又鼓动藩国造反被告发,最后妄图通过巫蛊之术夺取皇位”。
 
 
孝明皇刘庄对于弟弟的荒唐行为一忍再忍,将弟弟从“山阳王”贬为“广陵思王”其中的思意为“反思”,但是刘荆不但不明白哥哥的苦心反而一错再错。
 
最终刘庄无奈于群臣的压力只能将刘荆压入大牢,刘荆也知自己罪无可恕,就选择在牢中自裁了。
 
终究是糊涂王爷做了糊涂事,但是广陵王墓的发现与中日历史的进程和中国史学界的兴盛具有里程碑一样的意义。